• 前天晚上,心血来潮回到这里,翻看完以前写的博客。

    记录那些年的文字,那么遥远,令我熟悉又陌生。

    原来时间已经悄然而过,久到除了感触便心如止水。

     

    从未想过,因为微博,一离开就是三年。

    回顾周围的博友,也大多是在11年12年辗转到了微博,离开了博客。

    习惯果然是可以培养并改变的。

     

    三年的时间,从初为人母到陪伴我可爱的宝贝女儿咕宝酱一点点长大。

    与从前的世界隔绝,幸福甜蜜,偶尔又有点苦闷。

    人都是贪心的啊,其实我得到的,比失去的要多得多。

     

    今年咕宝酱要上幼儿园了,我也该改变一下生活方式和各种习惯啦~

    首先就从回到Blogbus,开始重新用文字一点点记录生活的点滴开始吧。

    微博再便捷,还是不如在Blogbus写字时的心安。

    当我快被琐碎重复的生活淹没时,回头看看以前的文字,还有那些年的朋友们,就有了走下去的勇气。

    这点,是微博给不了的……

  • 我是有多久没写博了,自从微博这东西风行以后。整整一年时间,这里什么也没记录。

    告别2011年,进入传说中的2012年,我的小BB的属相是龙——小咕咕会不会和我龙虎斗呢。

    2011年,是我人生中幸福的高点。

    因为嫁为人妇做了曦的老婆,因为马尔代夫蜜月的甜蜜,因为那场庄重盛大的婚礼,因为我们慎重对彼此承诺的誓言,更因为我要升级做妈妈了。

    年初在北京和曦偷偷约会,而后在武汉等他毕业回国。再到北京接他飞机,紧接着在武汉、上海两个城市之间奔波。蜜月从上海到广州到新加坡到马累,不辞辛苦的飞来飞去。怀孕以后,长途旅行成了痛苦,旅游成了奢望。

    仔细回想,2011年似乎特别漫长,又特别短暂。大概是这年发生了太多事情,格外充实的缘故吧。

    2011年的唯一的遗憾是我运动3个月从120J减到90J,才美5、6个月就因为怀孕又圆起来。

    2012年的主题是学习怎么做妈妈还有悲催的再次减肥。

  • 2010-12-29

    夜猫在咆哮 - [兔纸老虎]

    QQ上谁也不在,想记录下什么,心情悻悻然。

    总在肯定-怀疑-认证的循环中徘徊,何时是头。可惜成为不了方外人,羁绊太多,无法回头是岸。

    圣诞随着让子弹飞的落幕结束,那些美好的瞬间,灿烂的笑容,是潮汐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,了去无踪,实实在在的存在过,却总抓不住,快得我以为是黄粱一梦。

    为什么总是在失眠的时候惆怅?因为思绪太多失眠,或者因为失眠而思绪太多?

    哪天能到“得之吾幸,失之吾命”的境界,是不是就不用这么烦恼远离了忧愁。

    很久没体会独处一室,身边空荡荡的滋味。而一月以后长达半年的时间,必须习惯。习惯真是可怕,改变习惯更是痛苦啊~~

    长大的日子里,总会想如果。哪有那么多的如果。肯定是当初呀呀学文的时候,用“如果”造句太多的缘故。“如果”真不是个好词。如果意味太多假设,太多变化,太多未知,太多悔恨。不要如果,多么希望,没有发生那么多可以用如果两个字做开头的事情。

    “如果·爱”。爱不需要那么多如果。十字路口做选择的时候,爱充满力量、甜蜜,爱只剩嫉恨、绝然,承诺和谎言,旧爱与新欢,所有充斥于生命之重的情绪,幸福的痛苦的一瞬间,是不是能让我们的世界一片空白,然后,黑暗。

    曾经,现在,是否后悔过?

  • 终究在世博结束之前去凑了个热闹,赶集似的,走到腰酸背痛也没看到什么新奇之处。

     

    上海的雨季貌似已然过去,终于能感受阳光普照的温暖。

    秋高气爽,明日当空,正好午睡小恬一番。

    日子平淡地过去,快得让我措手不及,大概是太幸福吧。

     

    嗯,我又开始玩魔兽世界,陪着曦一起,一如很多年前,他带我进入这个游戏的时候。

    只不过。

    我不再是暗夜精灵牧师,又或后来他不在的日子里的血精灵骑士,而是人类圣骑。

    他不再是亡灵盗贼,而是人类的战士。

     

    像游戏角色一般。在生活里,我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

    终于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,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,扶持着面对生活里的一切酸甜苦辣。

    就这样齿轮交合一样的走下去,走完以后的日子,幸福到底吧。

  • 想把记忆分成好几个片断。
    想把时光分成好几个空间。
    生活是不是像Inception里的情节,一环套一环,一层套一层。
    要怎么样,我才能Kick。
    怀疑自己活在Limbo之中,不然怎么像老人般健忘。

    糟糕的星期天意味着糟糕的礼拜一。
    糟糕的开始意味一个星期打不起精神来。
    雀跃是那么容易,萎靡也不困难。
    情绪失控的下午。
    是因为窗外重铅的云朵,还是炙热的阳光没有一丝微风。

    我需要倾听自然的声音,让泉水滋润心房。
    或许能够随手抓到天使的羽毛。
    或许能够随风飞扬起来。

    如果女生是从天上坠落的天使。
    我就是直接掉到地狱的魔鬼。
    天使心房的水滴是我最渴望的美味。